betway必威登陆网址-betway必威官网欢迎您

必威频道 > betway必威官网欢迎您 > 正文

订阅《中国保险报》

收藏本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0

瑞再sigma报告显示:21个前沿市场潜力很大

发布时间:2016-09-13 10:07:03    编辑:袁婉珺    来源:中国保险报·中保网

新兴及前沿市场是全球保险业务增长的主要驱动力。预计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地区、独联体和亚洲新兴经济体的前沿市场的中长期表现将会超过新兴市场整体水平。前沿市场保险业的发展将遵循一条独特的增长之路。科技有助于前沿市场的保险企业直接采用最新产品和承保技术。

□记者 袁婉珺

近日,瑞士再保险发布了最新的sigma研究报告。报告指出,撒哈拉以南非洲、拉丁美洲、独联体和亚洲区的21个前沿市场具备适合保险业快速增长的综合条件。报告概述了上述国家保险需求增长的经济基本面因素,展望了保费增长前景,考察了各个市场的个别特征,分析了保险企业的市场进入策略、产品和分销策略。

新兴市场的保险业具有充足的发展空间

过去45年,新兴市场的增长快于发达市场。1970年至2015年间,新兴市场实际GDP平均增长5.0%,相比之下,发达市场为2.6%。这期间,新兴经济体的GDP规模增长了八倍,到2015年,这些市场占全球GDP的份额接近40%,而1980年仅约为15%。

新兴经济体强劲的增长效应已经传导至其保险行业,在过去20年,保险业总体增速约为经济增速的两倍。新兴市场的保险深度从1995年的1.7%提高至2015年的2.7%。然而,这种提升是由于起点偏低,新兴市场占全球寿险和非寿险保费的比例仍然低于20%,不到其全球GDP占比一半(见图1)。这也表明新兴经济体的保险企业拥有显著的追赶潜力。

图1 新兴市场占全球GDP、非寿险和寿险保费的比例

相对于收入增长,保费增长差异很大,这取决于经济发展水平。在低收入水平阶段,保险需求有限。随着家庭能够满足基本需求,承担保险开销的能力一般也会相应提升,且提升速度快于收入增长。新兴市场的收入增长使更多人有能力购买保险,其保险需求相对于收入的实证弹性一般高于1.0(见图2)。

图2 新兴地区保险保费相对于GDP的弹性指数

保险业对前沿市场的关注度与日俱增

新兴市场约占全球人口的86%,占全球国内生产总值的40%,但保险市场占比较低,合计占全球保费的18%。过去几十年来,新兴市场的崛起使其中一些大型市场尤其是金砖国家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备受关注,金砖国家占新兴市场产值的一半以上,占新兴市场保费收入的69%。

非金砖新兴市场国家规模可观,占全球GDP的18%(按购买力平均计算则为27%)和全球总人口的42%。这些国家的经济增速一直以来都高于发达市场。近来,保险业对金砖国家以外的一群经济体日益关注:即“前沿市场”。指在较小的新兴经济体中,不太成熟但增长前景看好的保险市场。这些市场一般具有以下特征:

1.保险深度较低。前沿市场通常处于经济和保险市场的发展初期,保险深度较低,因此具有较高的追赶潜力。一些市场也许存在较高的市场壁垒,并缺乏完善的保险法规。

2.低收入。前沿市场另一个常见的特征是收入水平较低。不过也有例外情况,例如在某些收入较高的新兴市场中,由于监管和其他社会学问原因,保险业依然严重落后。另外在一些低收入市场,由于外国保险企业可以自由进入市场,这些市场的保险业较为发达。

3.经济规模较小。前沿保险市场通常也是规模较小的新兴经济体。多数大型新兴市场已经拥有较为成熟的保险业,国内和外国业者可以自由竞争。

4.较强的经济增长潜力。强劲的增长潜力也许是前沿市场最重要的特征。保险业的潜在机会取决于预期的经济增长。

鉴于无法涵盖所有的前沿市场,sigma所选的前沿市场在某种程度上遵循一定规则:除了四大标准之外,经济改革措施或即将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也会影响到选择。右下表中包含了sigma评估的前沿市场的重要特征(2015年)。

sigma评估的前沿市场的重要特征(2015年)

前沿市场概览

撒哈拉以南非洲

撒哈拉以南非洲是一个多样化的地区,包含48个独立国家。尽管世纪之交以来总体增长强劲,但撒哈拉以南非洲的人均GDP依然较低。2000年以来,受多年政局动荡和内战冲击,撒哈拉以南非洲前沿市场的实际保费增长一直低于实际GDP增长。上述因素对保险业的影响比经济增长更大。

虽然报告聚焦于该地区7个最大的前沿经济体,但撒哈拉以南非洲的所有市场(除南非外)均可视为前沿市场。因为这些市场大多处于早期发展阶段,保险渗透率普遍较低,商业险(譬如建筑、采矿和油气)占主导地位。由于许多国家日益强调必须购买强制性机动车第三方责任(MTPL)保险,机动车保险的重要性正不断上升。

监管框架和监督正在改善,但仍然显得较为薄弱。

阿塞拜疆、格鲁吉亚和哈萨克斯坦

独联体国家的保险业依然处于发展初期。人们的普遍思维是依赖国家或家庭的支撑,一定程度上反映出独联体国家的许多人将保险视为豪侈品。同时,近年来复杂多变的经济动向也对保险增长造成影响。最值得注意的是,大宗商品价格暴跌凸显出上述经济体缺乏多样化的弊端。不过,经济和保险业的长期前景依然光明。该报告覆盖的独联体市场具有若干共同的增长驱动因素。其中一个因素是引入新的强制保险类别,譬如阿塞拜疆和格鲁吉亚分别引入的强制健康保险和强制 MTPL保险。另一个因素是独联体的经济正走向开放。譬如,世贸组织成员国身份应当(最终)会帮助哈萨克斯坦进一步开放实体经济和金融业。

拉丁美洲:玻利维亚、哥伦比亚、厄瓜多尔和秘鲁

玻利维亚、哥伦比亚、厄瓜多尔和秘鲁构成拉丁美洲最大的前沿市场群体。秘鲁和哥伦比亚的保险业比玻利维亚和厄瓜多尔更发达,主要原因是前两个国家在1990年代和2000年代初开展了结构和制度改革。上述市场的监管和经营环境有大幅改善,并鼓励境外保险企业参与。在哥伦比亚,境外保险企业的市场份额从2003年的34%上升至2014年的41%。相反,玻利维亚市场的外资参与几乎消失殆尽;由于经济条件恶化,加上国家不断蚕食本地保险/再保险市场,厄瓜多尔的经营环境变得更加艰难。

东南亚:柬埔寨、老挝、缅甸和越南

在东南亚地区,柬埔寨、老挝、缅甸和越南(柬老缅越)是四个规模较小的市场,但在近年来发展显著。柬老缅越的经济受益于较稳定的国内经济政治环境以及与全球经济的进一步融合。

“柬老缅越”的保险业处于早期发展阶段,目前由非寿险业驱动。越南是该地区最发达的市场,保险渗透率也最高。柬老缅越市场正在修订保险及相关法规,以促进保险业更快发展。例如,柬埔寨的新《保险法》于 2015年2月生效。1963年后,缅甸的保险市场一直由国家垄断。但在2013年,有12家私人企业获准有条件地提供保险服务。除了GDP增长较为强劲之外,东盟经济共同体及中国的“一带一路”政策也是有望推动柬老缅越保险业增长的两个发展因素。

南亚:孟加拉国、巴基斯坦和斯里兰卡

2008—2015年,这三个市场保险业总体名义年均增长8.8%。保险深度较低,表明保险业尚处于初期发展阶段。虽然斯里兰卡的非寿险更为发达,但孟加拉国和巴基斯坦的寿险深度却高于非寿险。除了低收入之外,政府相关计划和监管条件也限制了保险深度。在斯里兰卡,政府免费提供医疗和教育。而且公共部门的员工还享受养老计划。这些政策对购买私营保险起到抑制作用。与此同时,保险企业还面临监管要求的压力,包括较高的实缴资本、综合业务拆分,及2016年引入的风险资本制度。在巴基斯坦,较低的实缴资本要求导致市场出现大量的规模业者,而这些企业在提升承保和分销能力方面缺乏必要资源。孟加拉国同样拥有众多小型保险企业,一旦新的偿付能力和资本规则生效,市场很可能出现整合。


王梓/制图

制定正确的市场进入策略 利用科技提高保险深度

报告指出,前沿市场保险业增长有一些共同特征,了解这些特征对于制定市场进入和经营策略至关重要。这些特征包括:

1.在发展初期,前沿市场非寿险业保费通常占较大的市场份额。在金砖四国以外的新兴市场,2015年非寿险占总保费的60.8%。相比之下,金砖四国非寿险占总保费的41.6%。

2.寿险保费份额随着保险深度而增加。

3.在非寿险业,通常首先发展的是商业车险、财产险、火险和水险、航空运输险,个人险种发展相对滞后。

4.非寿险市场分散程度较高,寿险市场则更为集中。前沿市场的集中度将取决于监管环境,包括出台更严厉的偿付能力资本要求。

此外,规模化经营可能具有挑战性,这些市场在发展初期一般规模较小。在一些情况下,保险企业以区域市场为目标,而非某个国家,以降低业务成本,同时利用其他规模经济效应。利用技术和新的业务模式是建立规模效应的一些其他方案措施。

根据前沿市场的特征,保险企业需要选择适合的市场进入策略。国际保险企业进入新兴市场需要考虑的一个关键问题是单独进入、与本地企业合作或收购现有本地企业的可行性,这取决于当地的监管制度,尤其是外资所有权比例方面的规定。很多新兴和前沿市场规定了外资最高持股比例或合资企业要求,从而限制了外国进入者,甚至一些成熟市场也保留了某些限制规定。

每一种市场进入路径都有其优势与相应的风险。一些保险企业在前沿市场通过内在方式和外部收购两方面实现增长。例如,安联在亚洲、中东欧和拉丁美洲正是这样扩大业务。其他企业如法国安盛收购了哥伦比亚Colpatria保险业务51%的股份。收购现有的保险企业可以让外国企业在当地市场拥有一个现成的平台,从而马上开展业务。但是,面临的一个挑战是,新兴市场保险业一般集中度较高,而表现最好的保险企业不太可能出售。更现实的策略是收购处于第二档、具有改善潜力的中等规模业者。另一个挑战是如何将新企业整合到保险企业全球业务链中。

另外,国际保险企业也可以通过与当地伙伴企业建立合资企业,或与分销网络合作,在新兴和前沿市场开展业务。这样的例子包括安盛进入印尼和马来西亚市场,苏黎世桑坦德银行在拉丁美洲的寿险分销安排。但在这种模式中,当地伙伴可能与外国企业出现战略性利益冲突,从而造成决策延迟,并可能会侵蚀品牌价值。

科技是新兴及前沿市场的颠覆性力量。保险企业正在利用科技简化整个价值链的流程,比如设计更简单的产品,利用新数据源进行理赔,加速新兴和前沿市场保险业务的发展,增加这些市场的保险深度,并协助国内企业和外国业者在当地市场占有一席之地。

选择适合的产品和分销策略

报告指出,保险企业进入新兴及前沿市场时,为应对消费者对保险缺乏了解的状况,以及这些市场对价格比较敏感的特征,一些保险企业采取一体化产品策略,提供综合性的保障和储蓄方案。在欠发达市场,价格更低廉的简单产品更易成功。最近,储蓄保障一体化的简单保险产品日益受到认可,也提供针对各种人身事件的附加险,以满足客户不同的保险需求。例如在墨西哥,美国大都会人寿销售一种简单的万能险产品,同时还提供针对不用人身事件的可选附加险。

在新兴及前沿市场,投资和储蓄是购买寿险产品的主要动力,这些产品具有的“保费返还”、投资保障特征,是其受到认可的原因。这些产品更具资本效益,具有较高的利润和较短的回报年限,可以满足客户的投资需求。

与发达市场一样,保险企业的分销策略至关重要。为扩大客户范围,新兴及前沿市场的很多保险企业采用多渠道的分销策略。在很多国家,代理依然十分普遍,他们可以接触到二线和三线城市的客户。在代理渠道为主导的框架下吸引本地人才是企业策略的核心,保险企业也很注重投资培训和教育,以提高代理的生产力。很多市场都有向银行保险转移的趋势,这已经成为增长最快的渠道之一。

很多前沿市场拥有较多熟悉科技的年轻人群,保险企业已经着手于数字基础设施方面建设,以把握这一机会。目的是利用数字直销渠道,如电销和在线销售,以增加消费者覆盖面和参与程度,同时提供增值服务。利用新技术可以帮助新兴市场的保险业实现飞越式发展。例如在印度,保险企业利用行为经济学概念,通过提高“点击”而增加定期寿险产品的销售,并最终提高寿险保障产品的投保率。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