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必威登陆网址-betway必威官网欢迎您

必威频道 > 海外 > 正文

订阅《中国银行保险报》

收藏本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0

点石成金

成也萧何 败也萧何——GE资本与杰克·韦尔奇

发布时间:2020-03-09 09:26:12    编辑:    来源:中国银行保险报网

□关萍

美国通用电气(GE)前总裁杰克·韦尔奇日前离世。GE是备受关注、出镜率极高的企业,为中国的商界人士所熟悉,韦尔奇本人也被奉为管理大师。但是,在美国,GE和韦尔奇早已跌落神坛,媒体总结为“韦尔奇的出现,对GE而言是最好的事,但同时也是最坏的事“。自从韦尔奇1981年执掌GE起,几十年来,企业兴衰的核心并不是人们一般认为的能源、航空等工业部门,而是从事金融业的子企业GE资本(GE Capital)。按说“逝者为大,既往不咎”,但是韦尔奇对当今全球的商业学问仍在产生深远的影响,臧否人物要以事实为基准,尤其要从金融这条主线去理解GE带给大家的启示。

王梓/制图

与资本市场紧密结合

GE由电灯、留声机、有声影片等产品的发明家爱迪生创建。自从1896年道琼斯指数推出,GE就是成份股,且一直是美国工业化以来的重要企业。韦尔奇上任时GE已经有百年历史,拥有能源、工业塑料、航空等丰富的产品条线和完善的管理体系。GE传统上会从“校招”延揽到优秀毕业生开始培养人才,为富有潜力的员工提供各业务条线任职和晋升的机会,并在内部遴选未来的领导人。经过20余年的考核,升任GE总裁的人往往在四十多岁,年富力强,可以再为企业服务20年。韦尔奇及其继任伊梅尔特的职业生涯都是如此。

可以想见,这样的模式产生的领导人一般都应该具有长远的眼光,因为他们有责任和义务将企业经营好并传承到下一代。但韦尔奇上任之后,却一改工业企业的稳健风格,开始了与资本市场紧密结合的一路狂奔。韦尔奇提出将企业的目标从“比经济成长更快”改变为“成为市值最高的企业”。他在任时最为人注目的成绩是股票回报5200%,每年营收从250亿美金增长到1300亿美金。美国商业传媒和喜欢自我推销的韦尔奇一唱一和,韦尔奇的声誉在离任前达到高峰,他被称为“全球第一CEO”,GE成为“最受尊重的企业”。向GE学习,韦尔奇提出的六西格玛、rank and yank (每年表现最差的10%员工走人)等管理措施纷纷被美国和全球的大小企业模仿,股票期权被广泛使用,很多企业的经营重心转向了对股价持续上涨的追求。

烈火烹油、鲜花着锦

GE一度是世界上市值最高的企业,正是“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但危机的种子已经埋下。

对于GE这样多业务条线、全球性经营的企业,营收天然存在波动性,但韦尔奇任上GE的每股盈利呈现谜之稳定性,从1989年到2001年的48个季度当中,不仅一直在成长,而且有46个季度恰恰达到华尔街分析师的预期,或仅仅超过1美分。这种情况现实吗?可能吗?GE操控财务报表的质疑声不绝于耳,而营收如此稳定的谜底是GE资本。每当GE的工业部门不能完成预期收入,GE资本总能像变魔术一样出售资产补足收入,是否使用了其它会计操作不得而知。

GE资本的业务范围包括对公业务和个人贷款、信用卡、租赁、保险等,这个原来很小的部门,在韦尔奇任上迅速膨胀,依靠多次并购组合成了一个庞然大物。韦尔奇离任前,GE资本的利润贡献已经超过集团的50%,在2007年利润贡献更达到57%,远远超过其工业部门。2015年,GE资本首次向监管方公开披露的资产规模超过5000亿美金,如果作为独立机构,它将是美国第七大银行,排在摩根斯坦利之后。如此依赖金融部门的GE,还能算是个工业企业吗?GE是不是应该作为一个金融机构被监管?

金融行业被高度监管自有其成因,更有其必要性。GE资本长期躲在GE工业部门后面,使用母企业的AAA评级在批发市场上大量低成本借贷开展业务而几乎不受监管。果然,在2008年的次贷危机当中,GE“爆炸”了。雷曼兄弟倒闭之后,全球金融市场流动性瞬间干涸。依靠批发市场融资的机构个个岌岌可危。美国政府列出的如果不出手救助就会倒闭的机构名单中,GE赫然排在前三名。长期以来GE作为美国工业界皇冠上的明珠,影响巨大,老百姓也许不知道雷曼和AIG,但人人都知道GE,可以说,如果GE倒闭美国社会的信心就会崩溃。事实上,让当时一直对政府干预持反对态度的共和党政府最终转变态度的正是GE。

政府在次贷危机中划拨的7000亿美金救助资金,GE一家就占用了1390亿。痛定思痛,监管机构在危机后将GE定义为“系统性重要(金融)机构”,要求GE做出大幅度提升资本金等一系列改变。GE只好瘦身求生,不断出售GE资本相关业务,重新关注工业部门。但GE资本下属业务问题不断,长期护理保险资本金不足、次贷业务寻求破产保护……2009年,GE失去了AAA评级;2018年,GE失去了道琼斯指数成份股地位。GE的市值从6000亿美金跌落到目前的950亿美金。

警惕GE的影子

笔者写此文,当然不是为了评论GE和韦尔奇,而是提请各方思考——在当今中国的商业环境中,总能看到丝丝缕缕GE的影子,这值得人们警惕!

其一,实业与金融的关系。中国大量实体企业热衷开展与主业并无关联的金融业务,互联网企业干借贷,实体企业纷纷成立财务企业,甚至有的还成立子企业专门做债券和股票投资。这就像当年的GE,认为金融投入小、产出高,但他们了解金融的风险吗?

其二,“影子银行”体系如何被监管。GE资本从事大量以融资租赁等形式出现,实质上提供信用的业务,属于典型的影子银行,曾经长期游离于监管体系之外。2018年底全球影子银行体量已经达到184万亿美金,如何有效监管这个庞大的体系仍然是摆在各国监管面前的问题。

其三,依赖并购、轻视自主研发的发展模式不可持续。GE在韦尔奇任上进行了6000多次并购,却大量裁撤企业内部的基础研发部门,至今GE仍然每年有超过100次的并购,GE工业部门的衰落与此有莫大关联(篇幅所限不详谈)。

其四,单一维度对股价、或“最大化股东价值”的追求只能带来短期效应。我国的一些民营企业也追求“市值管理”,即使能像GE一样通过“管理”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企业,到头来也只是昙花一现,这方面A股上有多少反面教材?!管理层偏离主业,对企业必是毁灭性的灾难。

至于杰克·韦尔奇,他充满个人魅力,在GE的平台上获得了巨大的个人声望和财富。可是,正如《从优秀到卓越》等书的编辑柯林斯指出的:“要警惕那些热衷自我推销的CEO!”

看看GE的现状,信然。

(编辑是点石金融科技CEO)


pc版

点石成金

成也萧何 败也萧何——GE资本与杰克·韦尔奇

来源:中国银行保险报网  时间:2020-03-09

□关萍

美国通用电气(GE)前总裁杰克·韦尔奇日前离世。GE是备受关注、出镜率极高的企业,为中国的商界人士所熟悉,韦尔奇本人也被奉为管理大师。但是,在美国,GE和韦尔奇早已跌落神坛,媒体总结为“韦尔奇的出现,对GE而言是最好的事,但同时也是最坏的事“。自从韦尔奇1981年执掌GE起,几十年来,企业兴衰的核心并不是人们一般认为的能源、航空等工业部门,而是从事金融业的子企业GE资本(GE Capital)。按说“逝者为大,既往不咎”,但是韦尔奇对当今全球的商业学问仍在产生深远的影响,臧否人物要以事实为基准,尤其要从金融这条主线去理解GE带给大家的启示。

王梓/制图

与资本市场紧密结合

GE由电灯、留声机、有声影片等产品的发明家爱迪生创建。自从1896年道琼斯指数推出,GE就是成份股,且一直是美国工业化以来的重要企业。韦尔奇上任时GE已经有百年历史,拥有能源、工业塑料、航空等丰富的产品条线和完善的管理体系。GE传统上会从“校招”延揽到优秀毕业生开始培养人才,为富有潜力的员工提供各业务条线任职和晋升的机会,并在内部遴选未来的领导人。经过20余年的考核,升任GE总裁的人往往在四十多岁,年富力强,可以再为企业服务20年。韦尔奇及其继任伊梅尔特的职业生涯都是如此。

可以想见,这样的模式产生的领导人一般都应该具有长远的眼光,因为他们有责任和义务将企业经营好并传承到下一代。但韦尔奇上任之后,却一改工业企业的稳健风格,开始了与资本市场紧密结合的一路狂奔。韦尔奇提出将企业的目标从“比经济成长更快”改变为“成为市值最高的企业”。他在任时最为人注目的成绩是股票回报5200%,每年营收从250亿美金增长到1300亿美金。美国商业传媒和喜欢自我推销的韦尔奇一唱一和,韦尔奇的声誉在离任前达到高峰,他被称为“全球第一CEO”,GE成为“最受尊重的企业”。向GE学习,韦尔奇提出的六西格玛、rank and yank (每年表现最差的10%员工走人)等管理措施纷纷被美国和全球的大小企业模仿,股票期权被广泛使用,很多企业的经营重心转向了对股价持续上涨的追求。

烈火烹油、鲜花着锦

GE一度是世界上市值最高的企业,正是“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但危机的种子已经埋下。

对于GE这样多业务条线、全球性经营的企业,营收天然存在波动性,但韦尔奇任上GE的每股盈利呈现谜之稳定性,从1989年到2001年的48个季度当中,不仅一直在成长,而且有46个季度恰恰达到华尔街分析师的预期,或仅仅超过1美分。这种情况现实吗?可能吗?GE操控财务报表的质疑声不绝于耳,而营收如此稳定的谜底是GE资本。每当GE的工业部门不能完成预期收入,GE资本总能像变魔术一样出售资产补足收入,是否使用了其它会计操作不得而知。

GE资本的业务范围包括对公业务和个人贷款、信用卡、租赁、保险等,这个原来很小的部门,在韦尔奇任上迅速膨胀,依靠多次并购组合成了一个庞然大物。韦尔奇离任前,GE资本的利润贡献已经超过集团的50%,在2007年利润贡献更达到57%,远远超过其工业部门。2015年,GE资本首次向监管方公开披露的资产规模超过5000亿美金,如果作为独立机构,它将是美国第七大银行,排在摩根斯坦利之后。如此依赖金融部门的GE,还能算是个工业企业吗?GE是不是应该作为一个金融机构被监管?

金融行业被高度监管自有其成因,更有其必要性。GE资本长期躲在GE工业部门后面,使用母企业的AAA评级在批发市场上大量低成本借贷开展业务而几乎不受监管。果然,在2008年的次贷危机当中,GE“爆炸”了。雷曼兄弟倒闭之后,全球金融市场流动性瞬间干涸。依靠批发市场融资的机构个个岌岌可危。美国政府列出的如果不出手救助就会倒闭的机构名单中,GE赫然排在前三名。长期以来GE作为美国工业界皇冠上的明珠,影响巨大,老百姓也许不知道雷曼和AIG,但人人都知道GE,可以说,如果GE倒闭美国社会的信心就会崩溃。事实上,让当时一直对政府干预持反对态度的共和党政府最终转变态度的正是GE。

政府在次贷危机中划拨的7000亿美金救助资金,GE一家就占用了1390亿。痛定思痛,监管机构在危机后将GE定义为“系统性重要(金融)机构”,要求GE做出大幅度提升资本金等一系列改变。GE只好瘦身求生,不断出售GE资本相关业务,重新关注工业部门。但GE资本下属业务问题不断,长期护理保险资本金不足、次贷业务寻求破产保护……2009年,GE失去了AAA评级;2018年,GE失去了道琼斯指数成份股地位。GE的市值从6000亿美金跌落到目前的950亿美金。

警惕GE的影子

笔者写此文,当然不是为了评论GE和韦尔奇,而是提请各方思考——在当今中国的商业环境中,总能看到丝丝缕缕GE的影子,这值得人们警惕!

其一,实业与金融的关系。中国大量实体企业热衷开展与主业并无关联的金融业务,互联网企业干借贷,实体企业纷纷成立财务企业,甚至有的还成立子企业专门做债券和股票投资。这就像当年的GE,认为金融投入小、产出高,但他们了解金融的风险吗?

其二,“影子银行”体系如何被监管。GE资本从事大量以融资租赁等形式出现,实质上提供信用的业务,属于典型的影子银行,曾经长期游离于监管体系之外。2018年底全球影子银行体量已经达到184万亿美金,如何有效监管这个庞大的体系仍然是摆在各国监管面前的问题。

其三,依赖并购、轻视自主研发的发展模式不可持续。GE在韦尔奇任上进行了6000多次并购,却大量裁撤企业内部的基础研发部门,至今GE仍然每年有超过100次的并购,GE工业部门的衰落与此有莫大关联(篇幅所限不详谈)。

其四,单一维度对股价、或“最大化股东价值”的追求只能带来短期效应。我国的一些民营企业也追求“市值管理”,即使能像GE一样通过“管理”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企业,到头来也只是昙花一现,这方面A股上有多少反面教材?!管理层偏离主业,对企业必是毁灭性的灾难。

至于杰克·韦尔奇,他充满个人魅力,在GE的平台上获得了巨大的个人声望和财富。可是,正如《从优秀到卓越》等书的编辑柯林斯指出的:“要警惕那些热衷自我推销的CEO!”

看看GE的现状,信然。

(编辑是点石金融科技CEO)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 Copyright? 2000-2019
中国银行保险报 All Rights Reserved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