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必威登陆网址-betway必威官网欢迎您

必威频道 > 今日头条 > 正文

订阅《中国银行保险报》

收藏本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0

银保监会多方面引导,银行业持续发力

金融机构如何实现合理让利并稳健经营

发布时间:2020-06-22 07:38:31    编辑:李林鸾    来源:中国银行保险报网

□记者 李林鸾

6月17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要推动金融系统全年向各类企业合理让利1.5万亿元。

如何让利?金融机构在让利的同时如何保证稳健经营?这些成了市场高度关注的问题。

6月19日,《中国银行保险报》从银保监会相关部门负责人处获悉,银保监会正从多个方面引导金融机构持续发力,为实体经济让利,保持稳健经营。

为实体经济让利于“有形”与“无形”

在银保监会首席风险官兼必威发言人肖远企看来,金融机构为实体经济让利分为“有形的”和“无形的”。其中,“有形的”就包括降低企业融资成本等举措。

据银保监会政策研究局一级巡视员叶燕斐先容,在推动降低企业融资成本的举措中,首先便是着力降低银行负债端成本,为降低融资成本打好基础。这也正是近期市场关注的重点。

叶燕斐表示,在压降负债成本方面,要督促银行机构进一步加强负债端成本管理,考虑CPI下行趋势,不盲目竞争提高存款利率,避免高息揽储,严禁存款市场不正当竞争行为,推动银行负债端成本下降,进而引导贷款利率下降让利实体经济。同时,积极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鼓励政策性银行与地方中小银行、互联网银行合作,提供低成本资金,以转贷款方式向民营、小微企业进行精准滴灌,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

“近期,银保监会就银行机构结构性存款违规展业问题下发专项文件,要求银行科学审慎设计结构性存款,不得发行收益与实际承担风险不相匹配的结构性存款,避免银行机构盲目提升存款成本。”叶燕斐透露。

在资产端,银保监会也引导银行业机构合理确定资产端利率。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疏通传导机制,以LPR作为贷款定价的基准,随着LPR下行,推进贷款利率下行。同时,推动合理配置债券投资,支撑企业债券、地方政府债券低利率发行,从资产端加大直接让利力度。

另外,银保监会还推进银行业通过线上服务降低管理成本,并运用金融科技精准识别风险、精准提供服务。今年以来,银保监会引导中国银行业协会与全国工商联、浙江网商银行等共同发起“无接触贷款助微计划”,截至5月31日,该计划服务客户数达到1305.9万户,贷款累计投放超过5263亿元。

在督促银行规范服务收费行为方面,在前期工作基础上,今年5月,银保监会联合相关部门印发《关于进一步规范信贷融资收费 降低企业融资综合成本的通知》,明确了对信贷、助贷、增信和考核各环节收费行为的要求,取消信贷资金管理等涉企收费。此外,积极推动有关部门和机构降低融资担保、抵押登记、信用评估等方面的服务收费;严禁银行与收费标准过高的第三方机构合作等。

“无形的”让利则是金融机构为企业提供一些无偿的服务。“银行业要发挥信用中介作用,给企业提供咨询服务,帮助小微企业建立财务制度、完善财务报表、加强企业治理等,这些服务,金融机构是很有优势的,现在还有很多空间去做。”肖远企说。

数据显示,以上举措已经初显成效。今年以来,企业融资成本明显下降。2020年1-5月,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平均利率6.03%,较2019年全年平均利率下降0.67个百分点。一季度,制造业贷款平均利率4.32%,较年初下降0.46个百分点。

此外,银保监会此前出台的延期还本付息政策实施以来取得了积极成效。根据最新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5月31日,银行机构已对79.9万户的1.44万亿元到期贷款本金实行延期;对59.7万户的653.7亿元到期贷款利息实行延期。银行机构还通过还贷后再给予融资支撑等多种方式给予企业持续金融支撑2.4万亿元,加上对中小微企业贷款实施的临时性延期还本安排,银行机构为超过四成的中小微企业到期贷款提供了再融资支撑。

进一步加大让利的举措已在路上

那么,向实体经济让利对银行利润会有怎样的影响呢?

业内人士表示,让利肯定会对银行利润增长形成压力。“疫情对银行自身也有冲击,一季度银行利润增速是同比下降的。下一步让利幅度会进一步加大,确实会给银行利润持续带来压力。但要站在全局的高度看待这个问题,通过让利支撑实体经济,实体经济的活水能给金融业带来更好发展,因此从长远看还是应该让利的。”

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银行业实现净利润7102亿元,同比增长5.62%,其中商业银行实现净利润6001亿元,同比增长5%。上述业内人士先容,利润同比增长的原因主要来自三方面。

一是生息资产增长较快。疫情发生以来,银行业以更大力度支撑实体经济:增加信贷投放,前5个月各项贷款新增10.9万亿元,较去年同期多增2.58万亿元;增持国债、地方债和企业债等各类债券,银行业债券投资余额较年初增加3.77万亿元,余额同比增长14.3%。与此同时,净息差有所收窄,商业银行净息差2.1%,较2019年末下降10个基点。银行业利润增长主要来自贷款、债券等生息资产规模的增长。

二是利息收入和风险暴露的时间差异。银行按权责发生制计算利息收入,已实施临时性延期付息的贷款利息仍然计入当期收入,但这部分贷款的风险暴露没有在利润中反映,在今年或者明年风险可能加快暴露,存在时滞。

三是管理成本下降。与发达经济体银行相比,我国商业银行的成本收入比较低,2019年末,我国商业银行成本收入比为31.7%,大部分国际主要银行该比例高于50%。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银行业在保障各项金融服务水平不降低的同时继续降低管理费用,压缩各项开支,一季度成本收入比下降6个百分点,降至25.69%。

解构银行利润后,如何进一步加大合理让利的力度?上述人士表示,以前已经采取的措施还会进一步推进,未来还会深入研究新措施。包括进一步强化审慎监管,督促银行按照真实风险状况加大拨备计提力度,加快处置不良,增强抵御风险能力。

“虽然目前银行业利润保持了一定正增长,但是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疫情发展仍有一定的不确定性,未来一段时间不良资产可能会持续上升,净息差面临持续收窄的压力,盈利能力进一步下降。因此银行业机构要加大拨备计提力度,加快处置不良资产,压缩成本,多渠道补充资本,增强抵御风险能力,为应对银行业不良资产上升储备充足的‘弹药’。”该人士说,“大家一定按照部署,不折不扣去落实、实现这个政策目标。”

监管引导金融机构实现稳健经营

在利润增长受压情况下,金融机构如何实现稳健经营至关重要。其中,市场最为关心的包括如何控制不良资产的增长以及银行资本补充等问题。

在控制不良贷款方面,据悉,银保监会此前在业内下发《关于开展不良贷款转让试点工作的通知(征求意见稿)》和《银行不良贷款转让试点实施方案》,拟放开单户对公不良贷款和批量个人不良贷款的转让试点。肖远企透露,目前不良贷款转让试点工作在研究和准备中,后续待开展一段时间,经验成熟后,会逐步放宽试点范围。

针对银行业利润下降会影响资本补充的问题,肖远企表示,目前银行资本补充渠道很多,利润只是银行业内源性资本补充的一个方面,还有很多外源性的资本补充渠道。同时,银保监会正在与其他部门一起研究,一方面会开发更多的资本补充工具;另一方面将拓宽资本补充渠道,包括海外的渠道、地方专项债等。“渠道还是很多的。”肖远企说。

此外,我国金融机构也具有稳健经营的基础。对比分析2019年11月公布的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名单中17家中外银行的经营效率指标,结果显示我国四家大型银行(工行、农行、中行、建行)部分经营效率指标持续提升,包括成本收入比(成本/收入)稳步下降,金融服务客户数与劳动生产率优势较为明显,人均营业收入与国际大行差距持续收窄,显示出我国大型银行经营管理取得长足进步,资产规模快速增长,服务实体经济能力持续加强。

信托机构的经营行为也正在得到规范。银保监会相关部门负责人透露,银保监会近日下发了《关于信托企业风险资产处置相关工作的通知》,首先,要求信托企业加大表内外风险资产的处置和化解工作;其次,对压降信托通道业务提出了明确的要求;再次,要求信托企业压降违法违规严重、投向不合规的融资类信托业务。

“信托企业要办成真正的信托企业,要坚守受托人定位获取信托报酬,不能变为信用中介,导致风险被动积累。压降违规融资类信托业务就是要逐步降低信托业整体风险,促使信托企业更多开展本源业务,保证信托企业稳健发展。”该部门负责人说。


pc版

银保监会多方面引导,银行业持续发力

金融机构如何实现合理让利并稳健经营

来源:中国银行保险报网  时间:2020-06-22

□记者 李林鸾

6月17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要推动金融系统全年向各类企业合理让利1.5万亿元。

如何让利?金融机构在让利的同时如何保证稳健经营?这些成了市场高度关注的问题。

6月19日,《中国银行保险报》从银保监会相关部门负责人处获悉,银保监会正从多个方面引导金融机构持续发力,为实体经济让利,保持稳健经营。

为实体经济让利于“有形”与“无形”

在银保监会首席风险官兼必威发言人肖远企看来,金融机构为实体经济让利分为“有形的”和“无形的”。其中,“有形的”就包括降低企业融资成本等举措。

据银保监会政策研究局一级巡视员叶燕斐先容,在推动降低企业融资成本的举措中,首先便是着力降低银行负债端成本,为降低融资成本打好基础。这也正是近期市场关注的重点。

叶燕斐表示,在压降负债成本方面,要督促银行机构进一步加强负债端成本管理,考虑CPI下行趋势,不盲目竞争提高存款利率,避免高息揽储,严禁存款市场不正当竞争行为,推动银行负债端成本下降,进而引导贷款利率下降让利实体经济。同时,积极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鼓励政策性银行与地方中小银行、互联网银行合作,提供低成本资金,以转贷款方式向民营、小微企业进行精准滴灌,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

“近期,银保监会就银行机构结构性存款违规展业问题下发专项文件,要求银行科学审慎设计结构性存款,不得发行收益与实际承担风险不相匹配的结构性存款,避免银行机构盲目提升存款成本。”叶燕斐透露。

在资产端,银保监会也引导银行业机构合理确定资产端利率。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疏通传导机制,以LPR作为贷款定价的基准,随着LPR下行,推进贷款利率下行。同时,推动合理配置债券投资,支撑企业债券、地方政府债券低利率发行,从资产端加大直接让利力度。

另外,银保监会还推进银行业通过线上服务降低管理成本,并运用金融科技精准识别风险、精准提供服务。今年以来,银保监会引导中国银行业协会与全国工商联、浙江网商银行等共同发起“无接触贷款助微计划”,截至5月31日,该计划服务客户数达到1305.9万户,贷款累计投放超过5263亿元。

在督促银行规范服务收费行为方面,在前期工作基础上,今年5月,银保监会联合相关部门印发《关于进一步规范信贷融资收费 降低企业融资综合成本的通知》,明确了对信贷、助贷、增信和考核各环节收费行为的要求,取消信贷资金管理等涉企收费。此外,积极推动有关部门和机构降低融资担保、抵押登记、信用评估等方面的服务收费;严禁银行与收费标准过高的第三方机构合作等。

“无形的”让利则是金融机构为企业提供一些无偿的服务。“银行业要发挥信用中介作用,给企业提供咨询服务,帮助小微企业建立财务制度、完善财务报表、加强企业治理等,这些服务,金融机构是很有优势的,现在还有很多空间去做。”肖远企说。

数据显示,以上举措已经初显成效。今年以来,企业融资成本明显下降。2020年1-5月,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平均利率6.03%,较2019年全年平均利率下降0.67个百分点。一季度,制造业贷款平均利率4.32%,较年初下降0.46个百分点。

此外,银保监会此前出台的延期还本付息政策实施以来取得了积极成效。根据最新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5月31日,银行机构已对79.9万户的1.44万亿元到期贷款本金实行延期;对59.7万户的653.7亿元到期贷款利息实行延期。银行机构还通过还贷后再给予融资支撑等多种方式给予企业持续金融支撑2.4万亿元,加上对中小微企业贷款实施的临时性延期还本安排,银行机构为超过四成的中小微企业到期贷款提供了再融资支撑。

进一步加大让利的举措已在路上

那么,向实体经济让利对银行利润会有怎样的影响呢?

业内人士表示,让利肯定会对银行利润增长形成压力。“疫情对银行自身也有冲击,一季度银行利润增速是同比下降的。下一步让利幅度会进一步加大,确实会给银行利润持续带来压力。但要站在全局的高度看待这个问题,通过让利支撑实体经济,实体经济的活水能给金融业带来更好发展,因此从长远看还是应该让利的。”

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银行业实现净利润7102亿元,同比增长5.62%,其中商业银行实现净利润6001亿元,同比增长5%。上述业内人士先容,利润同比增长的原因主要来自三方面。

一是生息资产增长较快。疫情发生以来,银行业以更大力度支撑实体经济:增加信贷投放,前5个月各项贷款新增10.9万亿元,较去年同期多增2.58万亿元;增持国债、地方债和企业债等各类债券,银行业债券投资余额较年初增加3.77万亿元,余额同比增长14.3%。与此同时,净息差有所收窄,商业银行净息差2.1%,较2019年末下降10个基点。银行业利润增长主要来自贷款、债券等生息资产规模的增长。

二是利息收入和风险暴露的时间差异。银行按权责发生制计算利息收入,已实施临时性延期付息的贷款利息仍然计入当期收入,但这部分贷款的风险暴露没有在利润中反映,在今年或者明年风险可能加快暴露,存在时滞。

三是管理成本下降。与发达经济体银行相比,我国商业银行的成本收入比较低,2019年末,我国商业银行成本收入比为31.7%,大部分国际主要银行该比例高于50%。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银行业在保障各项金融服务水平不降低的同时继续降低管理费用,压缩各项开支,一季度成本收入比下降6个百分点,降至25.69%。

解构银行利润后,如何进一步加大合理让利的力度?上述人士表示,以前已经采取的措施还会进一步推进,未来还会深入研究新措施。包括进一步强化审慎监管,督促银行按照真实风险状况加大拨备计提力度,加快处置不良,增强抵御风险能力。

“虽然目前银行业利润保持了一定正增长,但是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疫情发展仍有一定的不确定性,未来一段时间不良资产可能会持续上升,净息差面临持续收窄的压力,盈利能力进一步下降。因此银行业机构要加大拨备计提力度,加快处置不良资产,压缩成本,多渠道补充资本,增强抵御风险能力,为应对银行业不良资产上升储备充足的‘弹药’。”该人士说,“大家一定按照部署,不折不扣去落实、实现这个政策目标。”

监管引导金融机构实现稳健经营

在利润增长受压情况下,金融机构如何实现稳健经营至关重要。其中,市场最为关心的包括如何控制不良资产的增长以及银行资本补充等问题。

在控制不良贷款方面,据悉,银保监会此前在业内下发《关于开展不良贷款转让试点工作的通知(征求意见稿)》和《银行不良贷款转让试点实施方案》,拟放开单户对公不良贷款和批量个人不良贷款的转让试点。肖远企透露,目前不良贷款转让试点工作在研究和准备中,后续待开展一段时间,经验成熟后,会逐步放宽试点范围。

针对银行业利润下降会影响资本补充的问题,肖远企表示,目前银行资本补充渠道很多,利润只是银行业内源性资本补充的一个方面,还有很多外源性的资本补充渠道。同时,银保监会正在与其他部门一起研究,一方面会开发更多的资本补充工具;另一方面将拓宽资本补充渠道,包括海外的渠道、地方专项债等。“渠道还是很多的。”肖远企说。

此外,我国金融机构也具有稳健经营的基础。对比分析2019年11月公布的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名单中17家中外银行的经营效率指标,结果显示我国四家大型银行(工行、农行、中行、建行)部分经营效率指标持续提升,包括成本收入比(成本/收入)稳步下降,金融服务客户数与劳动生产率优势较为明显,人均营业收入与国际大行差距持续收窄,显示出我国大型银行经营管理取得长足进步,资产规模快速增长,服务实体经济能力持续加强。

信托机构的经营行为也正在得到规范。银保监会相关部门负责人透露,银保监会近日下发了《关于信托企业风险资产处置相关工作的通知》,首先,要求信托企业加大表内外风险资产的处置和化解工作;其次,对压降信托通道业务提出了明确的要求;再次,要求信托企业压降违法违规严重、投向不合规的融资类信托业务。

“信托企业要办成真正的信托企业,要坚守受托人定位获取信托报酬,不能变为信用中介,导致风险被动积累。压降违规融资类信托业务就是要逐步降低信托业整体风险,促使信托企业更多开展本源业务,保证信托企业稳健发展。”该部门负责人说。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 Copyright? 2000-2019
中国银行保险报 All Rights Reserved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